ceomb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第906章 巨賭【爲票主我絕版了i加更】展示-9evx9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很快的,三名主持金丹皆清点完毕,互相之间点了点头,数量万枚,一枚不少;品色上乘,从未使用过!
为首金丹眼睛就笑成了缝,“不知尊客打算如何下注?分几场?赌多少?对贵客来宾我们有特殊照顾,有专门的讲解,以及专门的育驴之士为您提供意见,我们还有折扣券,上林七陆一月游,食宿风月免费,还有……”
娄小乙一摆手,气势恢宏,“分几场?赌多少?我时间宝贵,还有百亿生意等着我,分分秒秒都是成千上万灵石的损失,哪有时间耗在你这里?
就下一场!十二连,一把梭了!”
旁边鼻涕虫颊肉直抽搐!吹!你就使劲的吹!还特么分分秒秒上万的损失?在飞舟上两个月,除了整日聊天打屁,有个屁的进项?玩六博输一枚灵石都要耍赖的主儿,这人脸皮也不知是怎么长的?
主持金丹却没有任何取笑之意,多少年的管理赌-场经验,让他们深深明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要么就是真正的豪富,要么就一定有其自以为是的手段!上林赛驴上万年,用各种方式来这里出千撞大运的不计其数,又有谁得到好了?若论赌驴,又有哪个修士有他们这些赌-场主事来得熟悉?
三人不为所动,气势上就不能输!这也是赌-场的规矩!因为他们相信气势会在冥冥中影响气运!
“如何十二连,还请示下!”
在他们这些主家的眼里,从驴子的培养,选拔,细微的性格习性,身体力量,甚至对大场面的抗压程度,都在他们心里,一丝一毫也不曾漏过;所以在他们内部,其实也是对这十二头驴子有个大概的排名的,从历史过往上来看,准确率还不低呢!
如果这家伙拿出的组合次序和他们内部的高度吻合,那就说明他们之间出了内鬼,对此,他们也别有一套的处理方法。
娄小乙大大咧咧,“很简单!贴一号签的我就赌他排第一位,贴二号签的就排第二位,依次类推,贴十二号签的当然就撵鸭子咯……如此十二连,万枚极品灵石一把梭!我想想,如果赢了的话我能拿多少……”
一名主持金丹替他答道:“如果尊客赢了,该得极品灵石十亿枚!”
娄小乙就有些担心,“这么多?等下你们能拿出来么?”
三名金丹互视一笑,“拿的出!上林谷经营上万年,还真没出现过拿不出赌金的时候,那么,我们亲自为您制作连注?”
娄小乙大手一挥,漫不在乎!“快做快做!我这分分秒秒都上万买卖收入的……”
三名金丹取出最顶格的紫玉,用最工正的笔法在上面刻录,为求清晰,那是一处连笔都不带,就是为了防止这家伙事后不认账!
十亿极品灵石?他们当然拿不出来!别说是现在的上林谷,就是搜遍上林七小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凑齐,这就是流动资金的问题。
但关键在于,这样的十二连它也不可能中啊!和他们内部的排序完全南辕北辙,不知所以,还按照驴子身上的号码牌来定次序?号码牌只是为了方便区分,可不是按照实力排的,是个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哪有这样赌驴的?
根本就是来白送灵石的!
一个金丹,能愚蠢到这种地步?这是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但巨资当前,又哪里想的那许多?还能推出去不要了?
上林谷有两百余名明暗护卫,有上万的大小赌客,有这么些人在,区区两个肉头,又哪里能翻出天来?
顷刻,契约立成,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此次赌约的各方面约束,是最高等级的注单,只有金额到了一定程度后才能享受!
醉 仙 葫
双方验明无误,签字画押立誓,在修真界,这就是永不能更改的东西!
鼻涕虫在旁边越看越不对劲,你这都签字画押立誓了,还怎么搞事?真打杀起来,在道理上就讲不通,成了强抢明盗了!
他是越看越糊涂,没成想那边厢三名上林修士,却在没有征得他们意见的情况下,忽然把这份契约投射到投注点三层建筑上的天屏上!
这一下,整个上林谷都沸腾了!
这样巨额的单注投注金额,多少年没见到了?百年?千年?万年?
这样奇怪的投注方式,有多少年修真界都没有出现过这种弱智了?
上林修士这么做,就是要把契约凿实!让这个憨批再无一丝转圈的余地!并取得在场所有赌客的道义上的支持!
买定离手,再无反惠!
鼻涕虫就很不满,“贵家这么做,有些小人了吧?”
为首金丹态度放的很低,很诚恳,但却一丝不让,“尊客息怒,这也是我上林赛驴的规矩!对某些大额赌资必须公示,其实用意就是督促我等主家,不能私墨赌资,回头不认账!”
哪里是督促主家?分明就是督促赌客!
娄小乙拉着尤自骂骂咧咧的鼻涕虫离开,嘴里还装大尾巴狼,
“一顿饭钱,何至于和他们生这些闲气?”
鼻涕虫气得差点破口大骂,你特么吃什么花得了万枚极品灵石?在飞舟上白吃白喝两个月,一枚饭资不給,吃得是心安理得,还挑三拣四的,出来了就开始猪鼻子插大葱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个人,不能交了!已经疯了!
……三名上林主持金丹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目送他们离开!
一名金丹道:“我怎么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反常之处必有妖!会不会出什么乱子?有我们猜不到的隐情?”
另外一名也道:“不能够啊!修到金丹的哪有傻子?你就算真的一顿饭吃万枚灵石,也没必要到这里来显摆吧?话说,百枚极品灵石的饭局你们吃过么?”
为首金丹微微一笑,“管他怎样,你们的担心无非就是万一他真的猜对了,我们怎么赔付?有这可能么?
等到赛驴开始前,我让韩师弟在驱驴入场时把几头赛驴的号码牌悄悄换过,他就是神仙,有我们看不穿的手段,又能奈我何?”
三人相视一笑!
赌-场可能不常出老千,但赌-场就一定有出老千的后手!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
就像这十来头驴子中,就有几头无论外貌还是内在,都酷似无法区分的!连他们这些主家不仔细辨别都不能一眼看穿!
在赶驴上赛道时用特殊手法,都不用换,那号码牌本身就是能够自动变化的,神不知鬼不觉……等驴子们上了赛道跑起来,谁还能注意它们之间的区别?
血气汹涌,肌肉鼓张,就连他们这些主家也是无能为力。
天衣无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