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lt3精品都市小说 代號候鳥 線上看-第十二章 趙徵遠犧牲展示-un1oc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李安平打开灯,看见赵征远趴在血泊中,他呆立当场,他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的救命恩人、师父、入党介绍人、父亲、战友……如此突然地死了,还是被人杀死的。
他母亲被日本人杀死的时候,他只有愤怒和仇恨。
鬥戰仙尊
现在他仿佛觉得四周空无一物,全是白茫茫的光,那光异常的白,它刺穿了他的眼睛,穿透了他的胸口,无情地扎在他的心尖。
不!
网络文学新人指南 血酬
他没死!
他一定没事的!
李安平从短暂的发愣中恢复了意识,他俯下身把赵征远翻过来,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孔前,没有任何气息。
他又把耳朵贴在赵征远的左胸上,也听不到心脏跳动的声音。李安平绝望地直起身,跪在赵征远边上,他看到赵征远脖子上有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是被人用利器划开的。
“这肯定是‘理发师’干的!我要杀了你们这帮兔崽子!”
看着赵征远的死,李安平逐渐开始失去理智了。
他冲进厨房,抄起菜刀满身杀气就往绒线胡同而去。
绒线胡同那名特务的房间亮着灯,李安平撞开的房门,什么也不看,凭空乱舞着菜刀,也不知道要砍什么,也不知道砍中了什么。
等他累了,却发现房间里乱糟糟的,空无一人。
李安平喘着粗气,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看来,那该死的特务刚才回来过,匆匆忙忙收拾完东西就走了,连灯都来不及关。
李安平扑了个空,又想到还能找到南城那名特务。
他提着菜刀,披星戴月杀到了南城那名特务的住所。
他再次扑空!
这一夜,李安平从西城到南城,再从南城找到东城、北城,他找得自己几乎虚脱了,但还是一无所获。
天已经发白,他呆呆地站在街头,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和愤怒。这么多年来,他最大的心理寄托没了,他的精神支柱倒塌了。
能力列表系统
他们师徒二人经历了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战火的洗礼,不想师父却在这个时候倒下……
辖区内派出所对赵征远被杀事件立了案,找了相关人做了笔录,李安平把自己所掌握的所有信息都告诉了派出所的人。
负责这起命案的公安一听涉及到国民党潜伏的特务,眉头紧锁,他说这样的话就麻烦了,他必须和所里的领导汇报,之后可能要上报市公安局专门负责追查特务的专门部门。
在上报到市局前,他必须先取证。
于是,李安平带着这名公安去到那四名特务先前居住的地方,找到辖区派出所。
派出所却没有这些人的任何资料,意思就是他们并没有办理入户手续。
那四名特务消失了,就连清华池的据点他们也放弃了,李安平问清华池的伙计是否知道这伙人的信息。
伙计却告诉他,定包间的是一位女士,定包间的时候,这个女人要他们每周一、三、五用白纸屏风把包间隔开,然后等人走了再收起来。
具体是哪些人进过包间,他们也不知道,因为客人来了都是在堂口统一换的牌子,他们也不可能去监视每个客人在澡堂子里做什么事情。
公安人员采集不到有力的证据,就让李安平回去等待进一步消息,他需要把情况写成书面材料提交给所长。
李安平再有情绪也无可奈何,别说证据,就是连一点实际有用的线索他都提供不出来。
赵征远是在下班时间在家里被谋杀,既然不是因公殉职,到看守所工作时间也不长,看守所决定不开追悼会。
正憋着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李安平不干了,他找到看守所所长,要求追认赵征远为烈士,并给他开一个像样的追悼会。
看守所所长呵呵一笑,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嘴角只是不停地向上抽动着……搬出了一大堆政策和规定把李安平打发走了。
等到李安平再去到看守所,他直接被门卫拦下,拒之门外。
李安平倒不放弃,既然进不去,他就在门口等所长下班出来。李安平大步上前,拉住所长的胳膊。
所长略一挣扎,招手示意门口的保卫过来。保卫看到所长被人拽住,上前掰开李安平的手。
所长并不想给李安平难堪,告诉他去把证据拿来,否则一切都白说。
证据?
李安平没见过赵征远的上线,连他们如何联系,在哪里联系都不知道。赵征远是他的上线,同样身为地下党员的他知道不能去打听其他人是怎么保持单线联系的。
赵征远没想到自己会遭遇不测,也没有给李安平留下任何信息。
这几天下来,李安平也逐渐恢复了理智,他也知道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追认赵征远为烈士,但他不可能放弃追查杀害赵征远的凶手和那几个特务。公安那边丝毫无进展,看来同样卡在没有证据。
李安平去派出所问,果然街道派出所并没有向市局提交关于凶手可能是特务的报告,那名公安还在进行着毫无头绪的走访调查。既然派出所不上报,他可以去市公安局反映啊。
市公安局里还真有一个专门的特务信息登记室,接待李安平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公安。女公安先给记录下他所说的一切,然后让他回去,她会把材料给上面的领导的。
又是要上报给领导,李安平已经很清楚这种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又找不到人的书面报告领导们已经看多了,很难去信。他必须做点什么,他脑筋急转,笑着对女公安说:“好的,那我回去等消息。现在特务这么多,一定很辛苦吧?”
女公安并不反感长相帅气的李安平,她一边整理刚才的材料,一边说:“我不辛苦,我只负责在局里接待。我们市就没发现几个特务,我们这个部门的工作还算清闲。”
新中国成立还不到一年,国民党逃到台湾一直在伺机反攻,在全国各地安插了无数特务。李安平觉得好生奇怪,这么大一个省会城市肯定潜伏了很多特务,为何女公安说没有抓到几个呢?他呵呵一笑,又道:“那你们头一定很闲吧?”
“怎么可能?我们曹副局长忙得都快顾不上家了。”李安平打开灯,看见赵征远趴在血泊中,他呆立当场,他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的救命恩人、师父、入党介绍人、父亲、战友……如此突然地死了,还是被人杀死的。
他母亲被日本人杀死的时候,他只有愤怒和仇恨。
现在他仿佛觉得四周空无一物,全是白茫茫的光,那光异常的白,它刺穿了他的眼睛,穿透了他的胸口,无情地扎在他的心尖。
不!
他没死!
他一定没事的!
李安平从短暂的发愣中恢复了意识,他俯下身把赵征远翻过来,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孔前,没有任何气息。
他又把耳朵贴在赵征远的左胸上,也听不到心脏跳动的声音。李安平绝望地直起身,跪在赵征远边上,他看到赵征远脖子上有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是被人用利器划开的。
“这肯定是‘理发师’干的!我要杀了你们这帮兔崽子!”
看着赵征远的死,李安平逐渐开始失去理智了。
他冲进厨房,抄起菜刀满身杀气就往绒线胡同而去。
张和之道法
绒线胡同那名特务的房间亮着灯,李安平撞开的房门,什么也不看,凭空乱舞着菜刀,也不知道要砍什么,也不知道砍中了什么。
等他累了,却发现房间里乱糟糟的,空无一人。
李安平喘着粗气,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看来,那该死的特务刚才回来过,匆匆忙忙收拾完东西就走了,连灯都来不及关。
李安平扑了个空,又想到还能找到南城那名特务。
他提着菜刀,披星戴月杀到了南城那名特务的住所。
他再次扑空!
这一夜,李安平从西城到南城,再从南城找到东城、北城,他找得自己几乎虚脱了,但还是一无所获。
天已经发白,他呆呆地站在街头,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和愤怒。这么多年来,他最大的心理寄托没了,他的精神支柱倒塌了。
他们师徒二人经历了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战火的洗礼,不想师父却在这个时候倒下……
辖区内派出所对赵征远被杀事件立了案,找了相关人做了笔录,李安平把自己所掌握的所有信息都告诉了派出所的人。
负责这起命案的公安一听涉及到国民党潜伏的特务,眉头紧锁,他说这样的话就麻烦了,他必须和所里的领导汇报,之后可能要上报市公安局专门负责追查特务的专门部门。
在上报到市局前,他必须先取证。
于是,李安平带着这名公安去到那四名特务先前居住的地方,找到辖区派出所。
派出所却没有这些人的任何资料,意思就是他们并没有办理入户手续。
那四名特务消失了,就连清华池的据点他们也放弃了,李安平问清华池的伙计是否知道这伙人的信息。
伙计却告诉他,定包间的是一位女士,定包间的时候,这个女人要他们每周一、三、五用白纸屏风把包间隔开,然后等人走了再收起来。
具体是哪些人进过包间,他们也不知道,因为客人来了都是在堂口统一换的牌子,他们也不可能去监视每个客人在澡堂子里做什么事情。
公安人员采集不到有力的证据,就让李安平回去等待进一步消息,他需要把情况写成书面材料提交给所长。
李安平再有情绪也无可奈何,别说证据,就是连一点实际有用的线索他都提供不出来。
赵征远是在下班时间在家里被谋杀,既然不是因公殉职,到看守所工作时间也不长,看守所决定不开追悼会。
狗壹樣的江湖 姓易的
正憋着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李安平不干了,他找到看守所所长,要求追认赵征远为烈士,并给他开一个像样的追悼会。
看守所所长呵呵一笑,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嘴角只是不停地向上抽动着……搬出了一大堆政策和规定把李安平打发走了。
等到李安平再去到看守所,他直接被门卫拦下,拒之门外。
李安平倒不放弃,既然进不去,他就在门口等所长下班出来。李安平大步上前,拉住所长的胳膊。
所长略一挣扎,招手示意门口的保卫过来。保卫看到所长被人拽住,上前掰开李安平的手。
所长并不想给李安平难堪,告诉他去把证据拿来,否则一切都白说。
证据?
李安平没见过赵征远的上线,连他们如何联系,在哪里联系都不知道。赵征远是他的上线,同样身为地下党员的他知道不能去打听其他人是怎么保持单线联系的。
末世第七城 午夜将军
赵征远没想到自己会遭遇不测,也没有给李安平留下任何信息。
这几天下来,李安平也逐渐恢复了理智,他也知道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追认赵征远为烈士,但他不可能放弃追查杀害赵征远的凶手和那几个特务。公安那边丝毫无进展,看来同样卡在没有证据。
李安平去派出所问,果然街道派出所并没有向市局提交关于凶手可能是特务的报告,那名公安还在进行着毫无头绪的走访调查。既然派出所不上报,他可以去市公安局反映啊。
市公安局里还真有一个专门的特务信息登记室,接待李安平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公安。女公安先给记录下他所说的一切,然后让他回去,她会把材料给上面的领导的。
又是要上报给领导,李安平已经很清楚这种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又找不到人的书面报告领导们已经看多了,很难去信。他必须做点什么,他脑筋急转,笑着对女公安说:“好的,那我回去等消息。现在特务这么多,一定很辛苦吧?”
女公安并不反感长相帅气的李安平,她一边整理刚才的材料,一边说:“我不辛苦,我只负责在局里接待。我们市就没发现几个特务,我们这个部门的工作还算清闲。”
新中国成立还不到一年,国民党逃到台湾一直在伺机反攻,在全国各地安插了无数特务。李安平觉得好生奇怪,这么大一个省会城市肯定潜伏了很多特务,为何女公安说没有抓到几个呢?他呵呵一笑,又道:“那你们头一定很闲吧?”
“怎么可能?我们曹副局长忙得都快顾不上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