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fi5優秀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866章 征服看書-c32qk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韩校尉此次前来,就两个任务,征粮、征兵。
壹個18歲中年男子的故事 散廣陵
十户抽一丁,这是都督府定下的,至于征的钱粮之数,也完全是都督府定下的,基本上都是按照各寨子的大小规模所定,征收之数倒是不算多,但有一点,就是所征之钱粮,需要由各寨先自行运送到各县乡入库清缴。
这倒是比较耗费的一项。
傻妃謀:逆鬥雙胞帝
可都督府设立后,又要驻军,又要修城,没有钱粮总不行。光从交州千里迢迢运来也是不现实的,毕竟太过遥远,总不如就地征粮来的快。
老最玛那满脸的褶子皱的更深了。
他摸出一块金子往韩校尉手里塞。
姓韩的校尉看了眼那块粗糙的金子,成色也不怎么样,但份量倒应当不轻,怎么也应当能有个十两八两的,若是找金银铺或是钱庄兑换,应当能值个五六万钱。
不过韩校尉却摆了摆手,对送到眼前的金子拒绝了。
“我们军纪严明,这金子收了我脑袋可要不保。鬼主请把这金子收起来,你放心,我这也是照章办事。点选的十二人,也不用担心,这是去吃皇粮的。三年服役,训练戍守,时间也还是过的很快的,而且会很安全,不用过多担心,甚至都督府还有新规,每个服役的团结乡勇,役满三年后,若选择留在戍所当地定居,可获得三十亩永业田,若是愿意回乡的,到时也发给十五亩永业田。”
“当然,若是运气好,服役期间表现好,能力又强的,被点中为府兵,那就不得了了,转身就成了大唐的侍官,直接授给一百亩永业军田,且可免除本人田赋课役。”
老最玛那捏着金子的手有些尴尬的伸在那,他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其实以往也没什么机会能让他需要送出珍贵的金子。
黑暗降临 我丑到灵魂深处
虽然他们部落隶属于爨氏,但爨氏也很少直接跟他们联系,一般是逢三年要小贡一次,十年大贡一次,大贡之前,爨氏会派人到下面来巡视一遍,这种时候老最玛才会把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孝敬给爨氏管事。
送出点金银虎皮什么的,能换来那管事到时大笔一挥,让他们可以少交许多钱粮等。
收礼的和送礼的都是十分默契的。
可现在居然不收。
老最玛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嫌少了,中原来的将军果然胃口更大,只能忍痛叫儿子去又取一些来。
但韩校尉叫住了他。
“我们公事公办,除了十户抽一丁点选团结乡勇外,这次还要临时征召一批青壮去服役,主要是筑城修路,为期二十天。”
“为了不影响大家的生活,所以会采取轮役制,十丁抽一,各寨的青壮丁男,分成十番轮征服役,这样不会导致寨中青壮都外出服役,影响寨里生活,这也是卫公和程将军为你们着想呢。”
说着,韩校尉叫来参军事,让他根据刚才登记的寨中丁男数,再按十抽一定出这次要带走服役的丁男,另外又按寨子户数、田亩数,开出一张征钱粮单来。
重生之学长好坏 百里阡陌
“亩纳粮二升,稻、粟皆可,另每户再按等征收,最高上上户五石,余各有差,下中和下下的贫困户可免。”
通海都督府这次征收钱粮,其实还是按照武德年间的租庸法来征的,并不是按贞观两税法来征,是以丁口为征税依据。
但这次并没有直接开征租庸,没有说每丁两石粟,几匹绢这样的,而是按中原内地早前的义仓粮的标准来征的,一亩征粮二升,按田亩数征田亩粮,再按户等征户口钱,为了简化,所以这次也不征钱,而是依然直接征粮。
但也允许百姓自主选择交粮还是折钱上缴。
基本上来说,都督府开出的这个税单,还是较低的,也是考虑到都督府刚刚设立,这里遍地蛮夷,若是税赋定的高,蛮子们只怕要反。
所以第一年连正税的租调都免了,只按义仓粮标准先征,另征召服二十天免费役。
事情摆开了说,还是很清楚的。
不过老最玛与寨民们并不太相信,如今唐人来了,又有强大的武力,今天说只征这么多,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加征呢?
以前爨氏统治这里四百多年,虽也有约定俗成的进贡,但有时也一样会加征。
“老鬼主,这个数字可不算多啊,你们应当没有困难吧?”韩校尉笑问。
老最玛心中当然清楚,唐人索要的这笔钱粮倒是不算多,一亩两升,按他们和尼人的梯田耕作水平,能够亩收一亩以上,这就意味着不过是五十税一左右。
就算再加上户等的粮,那也不会超过三十税一。
三十税一,当然是交的起的,甚至可能比以往爨氏要的还少。
但服兵役,服瑶役,兵役三年,瑶役二十天,这让老最玛担忧。
谁能知道,这些青壮被征走后,还能不能再回来。
可是看着那位校尉笑呵呵的表情,他却心中一凛,松树寨可就是前车之鉴啊。松树寨拒不服从,结果眼前这位笑呵呵的校尉,却是直接带兵杀进了寨子。
砍下了那位莽撞的最玛首级,连着他一家子也都被杀或被俘为奴。许多寨中的青壮也被杀,一个强大的寨子瞬间就破灭了。
“问一下校尉,不知道松树寨要如何处置?”
一辈子暖暖的好
韩校尉依然笑眯眯的,“松树寨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我跟他好言好语劝说,他却半夜来偷袭我营地,我也只好破了他的寨子了,如今上面发话,松树寨的鬼主一家男丁皆处死,女眷孩童全都没为官奴,参与袭营的寨丁全部处死,家眷皆为奴。以后就没松树寨了,上面认为这地方倒还不错,所以要在这里设一个曲江戍,另外建曲江乡,到时会建乡公所和乡巡检站,以后还会有驿站、邮递所、商铺等等,会很热闹的。”
“至于原来寨子的山林田地等,自然是全部充公,部份田地做为县乡的公田职田,也会有一些拿来均田授地,分给入籍的无地之民。当然,优先授给那些服完乡兵役的忠勇之士。”
听说唐军还要在松树寨驻军,老最玛越发有些不安了。
压下心中的种种不满,最后他双手伸出,接过了韩校尉手里的征兵征粮单子,转手交给了儿子。
“按韩校尉的要求,把乡兵和役夫都点选好,另外钱粮也都立即备好,按上面的数多加两成。”
韩校尉听翻译在旁边小声的翻译,对这干巴的老家伙倒是很佩服,一路过来,他前后剿了十几个寨子了,当然也有更多的寨子很听话,但还真没碰到如这个山前寨这般老实听话的。
不但一切按要求照办,甚至还主动多交两成粮的。
“用不着多加,按数来便行。”
老最玛解释,“这一路运粮过去缴纳,山弯路转,就怕到时数量不够,或路上有些损失,再回来补送过去就耽误时间了,我们费些时间力气倒不怕,就是怕误了都督府的事,所以提前多备两成的好。到时若缴够了,剩下的就算我们捐献的,也是一点诚意忠心。”
对于这般听话配合的鬼主最玛,韩校尉很喜欢,甚至存了回头要向上头举荐这老头当这曲江乡乡长之念,毕竟以后要长久控制统治这里,总得有几个识时务又有能力的人。
这老头除了年纪大点,其它方面倒都还不错的。
山前寨总共拥有三千多亩梯田,攀附在七座半圆山梁上,三千多亩梯田形状各异,如同万蛇静卧花蕊间。
这些梯田是山前寨和尼人千百年来代代开垦出来的,也是这片田地养育着这里的代代子民。
三千多亩地,这次总共是征收了一百二十来石粮,平均亩征不过四升余。虽然山路难行,但这一百来石粮倒也难不倒山前寨子,山里人力气大,组织寨里的青壮运粮。
每人便可挑一石到山外几十里去缴粮,不用车不用牛驴,人挑就行了,而且可以一趟挑完。
整个寨子征了十二个乡勇,又征了三十个役夫,一切都很顺利。
没有战争,没有流血。
更没有抢劫骚乱屠杀的强奸等等。
超魔構築師
二百名通海军唐兵一直都没有卸甲,军容整齐的呆在寨外,始终不曾进入过寨子。
相反,倒是那一千名临时征召的乡勇,还没受过训练,虽有军官们约束管理,但还是表现的有些散乱。
中午。
老最玛让寨子给这一千二百人准备午饭,一顿饭倒是吃去了两千斤粮,寨子里猪都杀了好几头。
悠然山莊
当吃饱喝足的韩校尉,终于领着寨里送来的十二个乡勇、三十个役夫转身离开时,老最玛儿子带领的百多人的缴粮队也一同下山。
尸语者
老最玛站在寨前,寒冬腊月里,发觉自己居然汗湿了衣背。
一顿饭吃了这么多粮食,这要是留下来多呆几天,山前寨都吃不消了。
“咱们以后就都听这唐人都督府的了?”
老最玛没有回答儿子们的话,转身走进寨子,现在,他只想静静,坐到火塘前好好的眯上一会。
“最玛?”
“若唐人都是如此,那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了。”老最玛缓缓说道,声音里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