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nrq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風風醬-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成王敗寇讀書-3axbk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第二天,夏风准备启程前往北部,伦蒂尼姆。
谢绝了帝国派人来接引的好意,他决定自己开车去。
….
这次与国民议事会商谈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殖民区与炎东地区的交互细节,也就是一些有迹可循的规章制度。
南海岸的殖民区很大,并且与炎东的西川一带浑然一体,两个归属于不同国家的地界完全封闭是不可能的,也违背了共同发展的原则。
两地需要进行交互,比如商贸,科技,人文方面,都要互利互补。
那么为了在交互的过程中避免发生不愉快,就需要提前制定法规。
身为炎东地区的高级官员,周良自然是要一同随行,并且在来之前,周良已经拟定了一份草案。
按照夏风的要求,这份草案几乎最大化的保证了维多利亚的利益,可以说是非常厚道,就像是两家关系亲密无间的邻居般开放。
獸血盤龍 草根殘劍
….
上午。
周良换上了庄重的炎国官袍,端正的站在烧烤店门口。
“大人,下官准备好了。”
“恩。”
为了表示重视,夏风也没有穿的没有太过花里胡哨,当然,这是维娜昨天晚上打电话特意叮嘱他的。
穿着黑色的大衣,夏风一挥手。
“上车吧,我们出发。”
黑羽曾经是维多利亚境内最大的黑帮,在这个国家,他还从来不会担心什么安全问题。
没有带太多人,除了同行的周良之外,只有堂华这小子自愿帮忙开车。
三人上车后,汽车驶离基尔特街区,离开了哈皮市。
……
从南部通向北部的这条公路他曾经走过无数次,只不过在当时的局势下,每一次他的心情都很压抑。
而现在,这条路宽敞到没有一丝阻碍,仿佛是通向光明的路途。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伦蒂尼姆可是有维娜在等着他。
心情很不错,坐在副驾驶位,夏风一边看着沿途的风景,一边忍不住哼唱着。
“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满意义,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
周良坐在后面,整个人保持着严肃的状态,与夏风轻松惬意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人,您唱的这是什么啊,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害,你不懂。”
“哦。”
…..
为了增进南北的贸易交互,公路也由黑羽商会出钱进行了翻新,还从各方位新铺设了多条路。
長嫂難為
在路程上,可以说比从前节省了很多。
第二天下午,夏风等人乘坐的汽车就抵达了伦蒂尼姆的城门。
作为维多利亚的首都城市,伦蒂尼姆的治安管理可以说是非常严格。
现在根据监察厅的最新规章,所有进入城市的非本市牌照车辆,都需要进行常规检查。
维多利亚的时节属于早春,虽然温度已经回暖,但城门处的风还是挺大的。
检查站前,车辆被执勤的军警拦下。
夏风摇下车窗,得到了这位年轻军警不卑不亢的询问。
“您好,请问你们来自哪座城市?”
国学大师谈国学
夏风如实回答。
“南部哈皮市。”
“好,请出示一下公民证。”
“恩……”
他之前的公民证是伪造的,并且过了这么久,公民证早就不在他的身上,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但是不要紧,他现在有其它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通緝神秘小逃妻
从大衣内兜里拿出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古朴令牌,夏风展示给了询问的军警。
“我是炎国炎东特区的总督,这次受帝国邀请,前来伦蒂尼姆商谈国际事宜,你可以询问一下你的上级。”
这名军警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炎国的总督令牌,迟疑了一下,他有些拿不准的说道。
“请稍等,我去问一下队长。”
“好。”
坐在车里等了没一会儿,这名军警就从检查站内带过来一个年纪偏大的警员。
“队长,就是这位先生,他出示了炎国的总督令牌,您看看……”
这名被称为队长的军警大约50多岁,以他这个年纪还在基层带队执勤,只能说是混到头了。
然而,这名被叫过来的队长却没有对车内的夏风做出询问,那双不怒而威的眼睛,就愣愣的看着他。
很快,这名队长的眼神出现了下意识的闪躲。
他生未蔔此生休 蕭小玖
小鬼故事 春暖百花香
身边的年轻军警有些疑惑,小声催促道。
“队长,队长,您到是看一下啊,这车到底放不放?”
这时,已经认出此人身份的夏风,率先发出了问候。
他平静的看着这名执勤军长,轻声说道。
“瓦米大人,好久不见。”
仅仅时隔1年,夏风当然不会认错人。
爱,就可以了吧
眼前这个穿着军警警服的执勤队长,就是曾经他在监察厅任职时的顶头上司。
这个人是曾经的帝国监察长,也是北部1级大贵族,卡佩家族的家主,卡佩瓦米。
…..
当初维多利亚的内乱结束后,维娜取消了贵族阶级,同时,也一并撤掉了诸多身居要职的高级官员。
因为内乱过程中的“站队”问题,很多大家族在官场就此崛起,也有很多家族从此落魄。
崛起的,当属内乱中保持中立的马伦家族,而落魄最严重的,只能以卡佩家族为代表了。
监察厅是帝国最高权力的执法机构,身为曾经的监察长,卡佩瓦米可以说是地位显赫,手握生杀大权。
而现在,监察长大人变成了寒风中,守在路口带队执勤的军警。
许三观卖血记
当然,这并不算是不幸,卡佩家族是维琳的极力拥护者,监察厅更是维琳除军队外最锋利的爪牙。
讲道理,维娜在继任国王后没有直接处死卡佩瓦米,给那些站错队的官员来个杀鸡儆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
如今,再次见到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现在落魄到基层的“监察长大人”,夏风一时心情复杂。
他没有同情,也没有幸灾乐祸,看着这位曾经的顶头上司,他只是感到有些唏嘘罢了。
很显然,卡佩瓦米闪躲的眼神已经证明他认出了自己。
特别是在听到那句“瓦米大人,好久不见”时,他更是脸色苍白,几十岁的人显的手足无措。
末世游戏录
旁边的队长更是疑惑。
“队长,队长?怎么,你们认识啊,那这令牌…….”
夏风没有故意挑明什么。
成王败寇,人生难免会有落魄的时候,卡佩瓦米既然仍旧留在这个国家,并为这个国家效力,哪怕只是一名基层军警,也证明了他的无奈,以及卑微的妥协。
坐在车内,夏风再次亮出了那块总督令牌。
“我的身份是真的,你们可以打电话给帝国外交部,或是监察厅的行政部确认。”
“不用了。”
卡佩瓦米低着头,故意不与夏风目光交汇的低声说道。
“上级已经通知过今天或明天会有炎国的高官抵达伦蒂尼姆,不用检查了,放行吧。”
…..
得到队长的确认,旁边的年轻军警向夏风的车辆一个敬礼。
“欢迎来到伦蒂尼姆,请进!”
“谢谢,辛苦了。”
夏风最后看了一眼仍旧低着头的卡佩瓦米,随后,摇上车窗。
通过检察站,轿车驶进了伦蒂尼姆城,沿着1年前国王下令修建的光明大道,开向了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