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w32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愛下-章三 北美又叫大東北展示-3izvp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何文希显然早就有所准备,当他推开海外事务部会议室的实木大门时,巨大的空间里空无一物,地上却是一张长八米,宽十米的巨幅世界地图,李君威俯身在地上查看,而拉开一边的屏风,里面全是地球仪等工作用具。
“这真是一幅详细的世界地图……..。”李君威感慨说道。
何文希说道:“是的,它够大够详细够壮观,每个看到它的人都会惊呼感慨,唯有太上皇,他参观这里的时候,看着地图只是微微摇头。说实话,我已经追随了太上皇几十年,依旧看不出他的胸怀有多宽广。”
李君威微微一笑,这幅地图也就现在被惊为天物,要是在后世,肯定会幼稚到可笑。李君威心里不由的感慨,父亲生活的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呀,会有多少有趣的东西。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李君威提起笔,想要右下角写字,但终究还是停下。
“王爷有什么想写的吗?”何文希问。
李君威说道:“我想在右下角留下你的名字,让后人知道,你为它付出了人生最精彩的十五年,但又觉得自己的字太丑了。何长官,我会求皇兄给这幅地图题字的,每个人都应该记住你为帝国做过什么。”
这幅地图其实就是何文希的大作,他的足迹踏遍了帝国几乎所有的海外殖民地,和世界上的主要国家,而且在里斯本,何文希构筑了帝国在海外的情报网络,这个情报网络很简陋,实际就是与各方商人的合作,让全世界的商人都知道向帝国出售情报是绝对能获利的。
而地图上许多情报正是来自于这些人,西班牙东印度事务委员会的成员、各国东印度公司高管还有那些扬帆万里的商人和船长们,特别是非洲深处和大部分美洲地区,更是帝国整体上陌生的区域,但在这里都有了简略的标注。
仍然是非常简单,但是何文希至少保证了一点,帝国并不比欧洲国家知道的少。
“何长官想让我为什么命名?”李君威笑着问道,两个人一人一张椅子,各自坐在世界的尽头。
何文希说道:“名山大川,大洲大洋。我认为王爷最合适,特别是当年西征期间,为西津地区的命名,简直无懈可击。”
帝国对海外之地的命名一开始并未有固定的原则,如果非要说有的话,也就是为尊者上,位置越高的人命名也容易被采用,譬如太平洋、大西洋、美洲这样的大洲大洋命名都是太上皇李明勋时代定下来的。
当年帝国掀起第一批殖民开拓浪潮,对于中国人少踏足的非洲海岸,也是李明勋亲自命名,马达加斯加被命名瀛洲,首府叫骏府等等,后来,逐渐有了规矩,对于大范围的地名,一般由帝国皇帝或者其他高层命名,但一些小地方,譬如某个海岛,某片海域或者某座山脉,某条河流,谁发现谁命名。
但这个原则有一点,必须得到国家地图局的认可,一些不被认可的命名就要重新编译,以达到信雅达的标准。
之所以有后一种原则,是要处理某种特殊情况,比如某位从澳洲出发,以开辟前往美洲航路的冒险船队在南太平洋发现了一个海岛,按照规矩,该有船队指挥官命名,这位指挥官非要把这岛屿命名为屎蛋岛,他的理由是岛屿比较圆润,很像粪球子,但实际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小名叫屎蛋,而大名张致远已经命名了前面新发现的某个岛屿。
最终这个名字被地图局驳回,但为了保护这位张姓船长的命名权,于是地图局略微修改,用其音不用其字,改屎蛋岛为仕澹岛,当然,最后成就了一段佳话,其中波折传回澳洲后,已经有些变味,说皇帝不同意屎蛋岛,于是改名仕澹岛。
同生兄弟
于是乎,张姓船长,从姓名张致远,小名屎蛋,变成了,姓张名致远,字仕澹。这顺杆爬的能力也是让人叹为观止。
当然,明眼人都知道,命名权更多的是为了保护帝国命名权,因为帝国海外政府和殖民公司往往会雇佣一些外国船长或者探险家探险,如果让他们命名,未来帝国的领土岂不是多了许多圣地亚哥、萨尔瓦多这等狗屁名字吗?
何文希当然不会让李君威命名太多的地方,毕竟以这位裕王殿下的文化水平,命名二十就要绞尽奶汁了。他需要命名的是新世界的名山、大川、重地。
在李君威命名黑海沿岸土地的时候,把亚速海周边看做了渤海周边的镜像,结合各地已经不用的史称,择雅致、大气用之,于是乎,亚速海叫少海,顿河叫做大沽河,亚速叫西津,塞瓦斯托波尔叫西滨,少海是渤海古称,大沽河则是海河古称,滨是大连古称。
“从哪里开始?”
何文希指了指距离帝国最远的北美洲,说道:“王爷应该知道,你这个理政王大臣将来是要去美洲的,就从北美开始吧。”
当年李明勋命名美洲的时候,完全是按照后世名字来的,当人们问时,他说,美洲美洲,大美之洲,也就把因繁就简的私心糊弄过去了。
誤入職場
帝国的美洲开发公司已经在北美拥有了一片不小的殖民地,这片殖民地南起后世加利福尼亚湾顶部的科罗拉多河入海口,沿着海岸线和中央谷地一路向北,一直延伸到阿拉斯加,与帝国永宁行省在勘察加和东西伯利亚地区的捕捉海豹等猎物的毛皮冬营连接在一起。
这片土地上,万人以上的城市有三个,外加四个三千人以上的城镇,而这块殖民地拥有的国民身份和国族人口已经达到了四十三万人以上,且还有三十到四十万的附庸印第安人。
除了美洲这块大陆,几乎所有的地名都是由美洲开发公司高层或者当地百姓命名的,一开始太上皇把美洲开发公司首府命名为金山(旧金山),但是随着连续发现淘金点,为了与新地点区分,也为了彰显这一地区的地位,金山改名为金州。
剩余的地区命名就比较随性了,温哥华被叫做北原,是美洲殖民地第二大城市,当初发现这块土地的气候比较适合种植小麦,到处都是低陆平原,以此命名,但很快发现,本地粮食谷物还不如中央谷地发展起来的灌溉农业,以农业开发为目的的北原因为淘金而兴起,反而需要金州地区供给粮食。
伐木和木材加工业聚集的林城,最南面的土地,科罗拉多入海口被叫做南湾,曾经作为抵抗西班牙海陆两地入侵的洛杉矶地区则叫做临海港。北面毛皮重镇因为三条河汇聚,叫做三河。
在城市命名上,美洲殖民地还表现的相对稳定,可是在山川地理上可就差太多了,当初是探险队先发现的科罗拉多河后又建立的南湾,因为科罗拉多河两岸多是红色岩石,河水也有些发红,于是叫做赤水河,这下与西班牙人不谋而合,所为科罗拉多就是一百多年前发现该河的冒险家命名的,意思就是红色的河。
而当第一批移民在金州登陆时,面对沿海平原之东此起彼伏的山峦,很自然的将其命名为东山,可是随着开拓,移民发现了沿海山脉以东,落基山以西的中央谷地,因为这里有不少美洲野牛,因此很自然的叫做了野牛谷,而落基山脉也就成了大东山。
大岐Ⅰ殘破終極
破碎的阿尔卑斯
此后二十年,美洲开发公司都没有发现翻阅大东山的道路,于是很自然的找到了美洲殖民前辈西班牙,但是西班牙人对北美洲的了解也是乏善可陈,他们只是粗略的告诉美洲开发公司,欧洲人已经在北美东海岸殖民,巧合的是,他们的西面也是一条难以逾越的大山脉,这导致了很长时间里,人们都以为,北美洲中间全是山,一直到法国人从圣劳伦斯湾进入北美腹地,找到了密西西比河,一轮南下,贯穿大陆,命名为路易斯安那,人们才知道,原来北美洲中间是大平原呀。
显然,地图局是不可能承认东山、大东山这类粗陋的命名方式的。
李君威一边听着何文希讲述着北美殖民地的趣事,一边看着那片未知的地域,他心里有了主意,说道:“何长官,你看北美的山川地理,是不是和东北地区非常像?”
何文希看了一眼,微微摇头,李君威说道:“把我们已经占领的区域去掉再看。”
何文希如此一看,眼睛登时亮起,感觉确实有些形似,东北西面的大兴安岭和北美西面的落基山脉一样高大延绵,东面各自有长白山和阿巴拉契亚山脉,中间都是大平原,在现在北美洲已经发现的土地上,有发源于西面山脉向南流入大海的大河,分别是辽河和密西西比河,北面有向东北流向的大河,分别是松花江和圣劳伦斯河。
南北都是海,都是南热北冷,这北美洲可不就是放大的东北吗?
找到了模板,也就好命名了,落基山脉被命名为大鲜卑山,这是大兴安岭的古代称呼,阿巴拉契亚山脉则以长白山的古称太白山为名,辽河在古代称之为大辽河,密西西比河确实比辽河大,叫做大辽河也是合理的,而圣劳伦斯河也就被叫做混同江了。
至于南美洲,二人并未急着命名,主要有两点,其一,南美最大的巴西部分是葡萄牙所拥有,根据里斯本条约规定,帝国要永久承认这一点,自然也就不能为其命名了。其二,根据帝国的战略,争夺的重点是北美,南美洲的西班牙殖民地暂且不在考虑之中。
黑道特种兵 巅峰残狼
更重要的是,命名只是小节,关键是战略。
“王爷在回来之前,皇上几次召开御前会议,其实就是想给美洲战略制定一个计划,但从一开始,就很不顺利,其中关键就被堵在了和谁结盟的问题。”二人来到餐厅,边吃边交谈。
“这有什么值得讨论的,我们好像别无选择。”李君威表示不解。
现在的欧陆形势是,神圣罗马帝国、波立联邦和威尼斯共和国在罗马教皇的支持下,已经组建了神圣同盟,对奥斯曼宣战,这一次,帝国虽然没有参战,但是因为苏伊士计划,实质是站在了奥斯曼一方。
但问题是,随着英荷合并,一场新的战争马上会爆发,甚至已经爆发。这场战争一方是现在欧洲拥有最强海军最大规模陆军的第一强国法国,而另外一方肯定包括神圣罗马帝国和英国、荷兰、西班牙,问题是,天主教和新教阵营可以结盟成神圣同盟,可法国和奥斯曼未必结盟。
李君威个人认为,在这场全欧大战之中,帝国没有选择,因为帝国在欧洲的主要利益集中在地中海,西津地区的发展仰赖于地中海,苏伊士计划同样是为了地中海,而地中海海权在法国手里,假如有了苏伊士运河,帝国还能与其争一争,现在问题是没有运河,帝国必须尊重法国在地中海的霸权。
如此情况下,帝国与法国结盟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谁都知道,一但选择了法国,就要与大半个欧洲为敌,要知道在何文希主持欧洲外交事务期间,相继与丹麦、瑞典和神圣罗马帝国的几个公国签订了协议,帝国船只可以直接开进波罗地海,而在李君威西征之后,波兰和俄罗斯也向帝国打开了国门,若是与神圣同盟开战,这一切就都完了。
“没关系,这一点我会在御前会议上说服各方的。”李君威见何文希摇头,直接说道。
“很难。”何文希显然进行过尝试。
李君威则是笑了:“说服不了也没有关系,反正这件事会落在我肩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会按照我想要的去做。”
“好吧,那我们吃完饭处理正经事吧。战争不是在王爷抵达美洲时开始,战争其实在海外事务部成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何文希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