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48c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224章 不知火裏的一對兄弟展示-bl4c5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这样啊……”近之助低声道,“原来宗海他早就知道了利农河的河水有问题,却不跟我们说吗……”
“不过我倒是很理解他的这种做法……”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这种瞒而不报的做法反而是正确的……”
“如果让岛上的大家都知道仅有天满寺那一处的井水是没有问题的,那为了争夺这口水井,恐怕将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血腥斗争。”
“至于和世、和直……这对师徒我有印象……”
“在2年前,他们这对师徒突然来到了这座岛,说要迁居于此。”
“我们蝶岛一直都缺优秀的医生,再加上他们的医术很好,要价也很低,因此他们这对师徒在我们这儿很受大家欢迎……”
“我也曾经被他们帮忙治疗过我那长年疼痛的腰,而他们的医术也的确相当地不赖,经他们的治疗过后,我那以前怎么治都治不好的腰病很快就痊愈了。”
“近之助。”阿町朝近之助追问道,“你能画出他们俩的长相吗?”
近之助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没有这么好的画功,能够画出他们的长相。”
说到这,近之助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了下。
“……不过,我这里却保存有着2件与和世、和直这对师徒有关的东西。”
剑起波澜
说罢,近之助站起身。
“二位,跟我来吧。”
不明就里的绪方和阿町跟着近之助站起身,分别站在近之助的左右两侧,任由近之助带着他们俩走出房间,朝二楼走去。
近之助的目标,是那间有着3大座储物柜的库房。
近之助的这个家虽然气派豪华,但住在这里的人似乎并不多,从近之助的房间到这间库房,一路上畅通无阻,没有偶遇到任何的人。
一进库房,近之助便看到了仍旧躺在房间的一角、正睡得香甜的那名侍女。
不用绪方他们多说,近之助光用看的,都猜得出来侍女她为何会睡在这里。
苦笑了下后,近之助不带任何犹豫与迟疑地走向其中一座储物柜并拉出一个柜桶,从中拿出了2张纸,递给了绪方与阿町。
接过近之助递来的这2张纸后,绪方朝上面一看——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绪方还没来得及询问这2张纸是什么,近之助便抢先一步回答道:
“这2张纸,是当时和世、和直给我治疗我的腰病时,给我写的药方。”
“他们说——他们所储备的那点药材并不足以治疗我的腰病,所以要我拿着这2张药方到岛外采药。”
“我遵照他们的指示,遣人到大阪买来了这2张药方上所写的所有药材。”
“而这对师徒的这2张药方也着实有效,用这些药煎熬、调制的药水,真的治好了我的腰病。”
“因为觉得等日后哪一天我的腰病复发了,这药说不定能再起一次功效,所以我就将这2张药方一直留着了。”
“原来如此……”绪方低头仔细看着手中的这2张药方。
劫罰鑄體 用心執賤
望着上面那密密麻麻的字迹,绪方的双眼微微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位,多谢你们愿意告诉我这些事情。只可惜啊……”近之助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凄惶之色,“就算我知道了和世、和直这对师徒可能是这一切骚乱的罪魁祸首、知道了利农河的河水可能有问题,也没有什么用啊……”
明末工程師 米釀
“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连这座岛都出不了,即使想找那对师徒要个说法,也不知道那对师徒现在跑哪里去了……”
“我们一切的生活用水都取自利农河。”
“就算知道了利农河的河水可能有问题,我们也不得不用……”
“喝了利农河的河水说不定不会有事,但不喝利农河的河水,不到几天的功夫就要渴死……”
猎爱之老公太腹黑
说到这,近之助长叹了一口气。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生活在木墙内的我们……在这种内无充足粮食,外有强敌勒索的境况下,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外有强敌勒索?”绪方扬了扬眉。
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
近之助刚才所说的这句话中的这几个字眼,令绪方不得不在意起来。
就在绪方想要询问近之助“外有强敌勒索”是什么意思时,库房的房门之外突然响起一声焦急的大喊:
“近之助大人!宗太郎那帮人又来了!”
这道焦急的大喊刚一落下,近之助的神色猛地一变。
“可恶……”近之助咬牙切齿道,“那帮家伙……又来了吗……”
说罢,近之助一挥衣袖,朝外冲去。
同样脸色一变的人,还有阿町。
阿町在听到刚才的那声大喊……不,准确点来说,是听到“宗太郎”这个人名后,脸上的神色像近之助那样猛地一变。
在近之助朝外冲去时,阿町也马上紧跟其后。
“阿町,你干嘛?”搞不懂阿町突然之间要做什么的绪方,一边一脸茫然地跟上去,一边随手将近之助刚才塞给他的那2张和世、和直所攥写的药方塞进怀里。
紧跟在近之助的身后冲去库房后,阿町便急声朝近之助询问道:
弗拉明戈
“请问——宗太郎是?”
“是一个混帐。”近之助冷着脸、沉声道,“被幕府扔到这座岛上后,这个宗太郎和他的哥哥青太郎纠集了大量的囚犯,在这座岛上扎根了下来。”
“没有食物来源的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我们要米。”
“若是我们不肯给米,他们就扬言要冲进来把我们杀光。”
“他们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外有强敌勒索’的那帮强敌。”
“他们手中有武器,再加上青太郎、宗太郎这对兄弟据说是那个什么不知火里出生的忍者,实力很强大,所以我们一直以来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不知火里?”绪方忍不住出声反问道。
同时,目光下意识地扫向身旁那脸色阴沉的阿町。
长相思2:诉衷情 桐华
“嗯。那个宗太郎的确是这么自称的。”近之助轻声道,“虽然我也不清楚那个不知火里是什么东西,位于什么地方……”
“那是一个忍者之里。也就是你们俗称的忍村。”近之助的这句话的话音刚落,阿町便不假思索地应道,“类似于战国时代的风魔之里、甲贺之里的忍者之里……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