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ytg寓意深刻小說 成首富從躺着開始 道無一-第五百三十六章 化險爲夷展示-l23up

成首富從躺着開始
小說推薦成首富從躺着開始
“秦垚,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你得先起誓,除了放我一条生路之外,往后也不得使用任何黑手对付我,包括但不限于找人暗杀我!”蚩虎并未考虑太久,心里很快就已经有了决断,目光望向秦垚。
秦垚所担心的问题,同时是蚩虎最为担心的。
诛魔大阵之下,如果真是诛杀他,而无法伤害到江莱,蚩虎将再无任何的依仗。
实际上也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总而言之一句话,时间拖的越久,蚩虎的局面就会变得越发糟糕,倒不如趁秦垚找出漏洞之前答应下来,好歹还能保住性命。
继续拿江莱威胁秦垚蚩虎已经不指望了。
而今蚩虎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离开此地,不管去向何处,反正不能再跟秦垚继续硬钢下去了,秦垚的诛魔大阵,本身就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到最后吃亏的肯定还是蚩虎自己。
“你这个条件不算过分,我答应了!”秦垚点了点头,继而又道:“既然是共同立誓,我希望在我发下血誓的时候,你也能履行诺言放了江莱,你觉得怎么样?”
秦垚提出了一个比较折中的办法。
就是在他立下血誓的时候,蚩虎同样得立誓,这对二人来说还是相对公平的。
血誓是受天地规则保护的。
一旦开始中途就无法再停止。
而强行阻挠血誓的人,将会遭受最为严厉的天地规则惩罚,在这个先决条件之下,不管是任何一方反悔,另外一方也不会损失什么。
秦垚还巴不得在血誓开始的时候反悔,这样也不用再麻烦他动手了,让蚩虎死于天地规则之下不香吗?
“好!”蚩虎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
人魚悲歌 微笑天使的星星草
他聪明,但秦垚也不是傻子。
双方共同起誓,对各自也都是一种保护,谁也不会占多大的便宜,但谁也不吃亏。
“那就开始吧!”秦垚话落,甩手逼出一滴血漂浮在半空中。
蚩虎见样学样,同样逼出一滴血跟秦垚讹血融合在一处。
蚩虎的血相较正常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无限接近墨色,半灰半黑,血液给魔族的习性一样,浓郁的邪恶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恨是反感。
两滴血很快相融。
然后蚩虎口里一阵的念念有词,念着血誓的咒语,时间不长空中就多出了一个闪烁着荧光的六芒星。
六芒星出现后,两滴血直接被一股巨力拉扯了过去,血液在六芒星之上一闪而逝,血誓的前期准备也就完成了。
“我秦垚!”
“我蚩虎!”
“在此立誓…如若违背誓言,甘愿受天地规则的责罚,绝不会有任何怨言…”
秦垚跟蚩虎各自发下誓言。
两人的誓言交汇在一处,化成一串串神秘的符号被六芒星吸收,六芒星的光泽越发的炽盛,如同烈日悬挂在当空,照的整个大殿都是一片的通透光亮。
紧接着两人的灵魂深处中就又多出了很多东西。
这些多出来的东西,是天地规则强行施加在二人灵魂深处的,随时监控着他们的执行情况,谁敢有异动,立即就会被天地规则发现,继而降下最为可怕的杀劫。
血誓就此生成。
待大殿内的所有异象全部消失后,蚩虎也不敢过多的停留,化身成一道光影从江莱的体内挤出,刚一露头就着急忙慌的冲向远处,溜的比兔子还快,生怕慢上一步就再出什么变故。
秦垚也懒得理会他。
及时接下倒地的江莱,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伴随着蚩虎的离去,江莱这个时候也悠悠的转醒,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秦垚,江莱心头顿时升起万千的柔情。
“秦垚,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吧?”江莱霎时间泪流满面。
这段时间在魔族的遭遇对她而言无疑是梦魇。
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与折磨之中。
斩杀 那一缕青烟
饶是江莱性格坚毅,思想独立,也险些没有崩溃。
再加上魔族对她使用的那些手段,不断的折磨着她,更是让江莱痛苦不堪。
也亏得是江莱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最够及时。
正是这个新生命的到来,才让江莱重燃了活下去的希望,才让她一直坚持到最后。
女子本弱为母则钢。
江莱一定要等到她跟秦垚的结晶出世,要不然她即使死也会留下无尽的遗憾,是强烈的求生欲拯救了她,也是爱拯救了她。
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无比熟悉的脸,江莱几疑自己是在做梦,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
“是我,让你受苦了!”秦垚的鼻子也是一阵的发酸,心如刀绞。
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说破了天,都是秦垚的失职。
秦垚虽然无法得知江莱在魔族的具体遭遇,但他用脚指头都能想到,魔族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江莱的。
从魔族当初找上江莱,提出交换条件,今日的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好在是秦垚及时赶到。
才阻挡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如若不然,秦垚下半生只能在悔恨中度过。
可谓是险之又险,就差那么一星半点。
“秦垚,我怀孕了,你要当爸爸了,你要当爸爸了…”继而江莱突然变的激动起来,美目烁烁,不住的摇晃着秦垚,甚至都超过她再见到秦垚时的反应。
江莱本就生性淡漠。
做的永远比说的多。
即使她心中装着秦垚,将秦垚看的比天都重,但真要她当面讲出来,江莱倒是能做到,但也不会表现的这般激动。
唯独这个即将到来的新生命,才会颠覆江莱的人设,让江莱急于想要跟秦垚分享。
“我都知道了,你要当妈妈了,我也要当爸爸了,我们有孩子了!”秦垚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过江莱,两人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一会,两人才终于分开。
“这阵子让你受苦了,都是我的失职,你安心的在这里修养,我去去就来,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和孩子,等我!”秦垚温柔的替江莱擦拭掉眼角的泪渍,笑着道。
江莱受了这么多苦。
甚至还险些牵连到了秦垚的孩子。
这个仇恨秦垚怎么能轻易释怀?
而这一切全部出自上古魔族之手。
上古魔族虽然被秦垚全部诛杀了,但还有一个漏网之鱼,那就是蚩虎。
幻想未起之時 鬼泣秦牧
秦垚确实跟蚩虎立下了血誓。
幽骨鬼事
不亲自动手杀他,也不会暗中找人搞他。
但这并不代表秦垚就会轻易放过他啊。
再者说了,以蚩虎的脾性,在秦垚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试问蚩虎能甘心吗?
壹鳴執劍平天下 沙漠孤舟
蚩虎或许无法对付秦垚。
但他可以从别的方面入手啊。
比如秦垚的亲人朋友,比如那些无辜的生命,只要能给秦垚带来痛苦的,都是蚩虎最为愿意看到的。
网游之武侠
两者之间本身就是生死宿敌。
更没有什么谁饶过谁之说。
除非一方彻底死绝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轻易的善罢甘休呢?
秦垚心中清楚这一点,蚩虎心里同样也清楚。
所谓的血誓,不过是彼此之间找的一个台阶而已,解决不了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只会让彼此之间的关系更为恶劣。
再回到前一个话题上,秦垚因为血誓的原因,确实不敢把蚩虎怎么样,或许秦垚可以留他一条性命,但秦垚绝对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你快去快回,我和孩子等着你!”江莱眉目中流露出温柔,纤手摸在肚子上,越发的慈祥。
秦垚重重的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安置好了江莱后,立即就向大殿外面走出去,对于江莱的安危倒是不怎么担心。
魔族的重要人物全部被秦垚一网打尽。
而今魔族驻地之内,再没有一个能对秦垚产生威胁的存在,这也是秦垚放任江莱在此的主要原因。
同时秦垚也没有忘记一件事情,那就是通知萌萌接管魔族驻地。
魔族驻地跟当初的基地情况是一样的。
都是由一台超脑在控制着,这是萌萌的专项,交给萌萌接管再合适不过。
一如前文所说,如果蚩龙等魔族之人,从一开始就动用高科技手段对付秦垚,就算秦垚是半步地仙的存在,体内还有诛魔阵,也不可能这么轻松攻进来。
要怪就怪魔族之人太过托大。
左欲争锋 桐轶
自以为拿捏住了秦垚的命脉,秦垚就得任由他们摆布,可惜了这些高科技东西。
经由萌萌掌控后,这里面的东西将全部隶属于秦垚。
就算魔族之中还有更为厉害的存在,只要他敢出现,萌萌也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动用高科技将对方诛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闲言少叙。
秦垚的速度很快,时间不长就追了出来,远远的就看到重又化身成光团的蚩虎,秦垚当即就停止了前进,不仅不慢的靠了上去。
“秦垚,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老子跟你没完,跟你没完!”不远处的蚩虎一眼就看到了秦垚,蚩虎的老脸当即就拉了下来,目光充血死死盯着秦垚,恨不得把秦垚给生吞活剥了。
蚩虎此时此刻真想狠狠给自己一巴掌,然后再骂声一声傻逼,居然轻易轻信了秦垚的鬼话,蚩虎不是傻逼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