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h02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第132章:佛子大人,請留步(10)鑒賞-wj488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玄尘让常清将人扶起来后,从容温和地说道:“你不必着急,离开之前,贫僧会先毁了化煞阵。”
唐果微微颔首:“刚好,那小鬼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周大娘子对两人各鞠了一躬,恭敬又感激地说道:“多谢二位大师,你们是我们徐家的救命恩人啊……”
唐果随手将地上的徐茂生招到手心,捏成小小一团塞进簪子里:“徐茂生我先带走,他不能留在家中,对你们也不好。元齐村的事情我和佛子大人会先处理,待元齐村的鬼祟除掉后,你可以请佛子大人来为家中亡故的人超度,他们也能安心往生。”
周大娘子泪眼朦胧,泣不成声,但还是感激再感激。
唐果弯腰对毛毛招了招手:“毛毛,跟姐姐去屋里转转,好不好?”
周大娘子恋恋不舍地看着毛毛,随后还是对他点了点头:“毛毛去吧,娘给你们做饭。”
唐果想了想,交代道:“你一会儿可以在毛毛牌位上供些吃的,还有一些白烛之类的,他吃那个。”
“那茂生呢?”
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妙语著华章
唐果:“徐茂生现在还需要待在养魂木里,等他神魂稳定下来,我再放他出来。”
“你放心,送他去地府投胎之前,我会再让你们见一面的。”
……
慢慢地屋内的光线亮起来,原本包裹起来的鬼气彻底消散。
常清拍拍胸口道:“待在鬼蜮里可真压抑。”
唐果点头:“这是正常的,你是活人嘛,鬼蜮这种地方自然是对鬼来说更为舒适。”
玄尘本已经走到厨房门口,此时又折返回来,询问周大娘子:“周施主,敢问村子里请来小鬼是哪几家?”
周大娘子恍然,大惊道:“村子里请小鬼的人家不少,大部分都请鲁道长去瞧过,也就村尾那几家太穷,没钱请,还有就是宋举人家中,他们是不信这个的,觉得小鬼不吉利,村子里闹得太过的时候,宋举人就携着家眷一起去了镇上住。”
唐果本是不在意两人的话,听到宋举人的名字后,霍然抬头看向周大娘:“你说的宋举人,是叫宋烨梁吗?”
“对对对,是叫宋烨梁,唐大师认识?”周大娘子诧异道。
唐果垂眸轻笑:“倒谈不上认识,我认识一姑娘,听说她要嫁给德裕镇的宋举人,我便想着你说的村里的宋举人会不会是我那位朋友的未婚夫。”
周大娘子也是意外:“大师说的是饶姑娘吧?”
幽靈勇士
“她是个好姑娘,宋举人喜欢她也挺久了,如今能修成正果,大家也都替她们高兴。”
唐果微微颔首:“饶尹的确是个极好的人。”
那小姑娘误入这方世界,虽然顶着女主的名号,但是这命运却颇为凄惨,委实配不上她这女主的身份。
所以,古早狗血虐文什么,看看也就算了,真出现在面前,她是真的快按不住劈向男主的大砍刀。
渣男还想要甜甜的恋爱,简直是做梦!
……
鸞鈴錯
周大娘子听到唐果说出饶尹的名字,心底更是确信了,只是感叹道:“听说宋举人这两日带着家眷回来了,应该是要在村里成亲的,毕竟元齐村才是宋家的根儿。饶姑娘的娘家据说也没了人,所以就从元齐村出嫁……只是,如今村子里乌烟瘴气,也不知道这亲事结不结得成……”
唐果挑眉:“不是说已经派人去求救其他道宗前来除祟吗?况且佛子大人也在,我们会协助的,这村里的鬼祟早晚是会被除掉的。”
周大娘子叹息道:“但愿如此吧,实在不行,等送走毛毛和茂生后,我就带着那口子和他娘先去镇上租个房子住……”
唐果点头:“也可,待屋里的阵法破了之后,你可以带他们多晒晒太阳,能驱除他们体内的阴气,再找些大夫开些补阳壮气的方子,休养一两个月就能恢复了。”
“好,多谢唐大师。”
“小事。”唐果摆摆手,牵着毛毛走出了厨房。
玄尘跟了出来,问道:“你真认识什么饶姑娘?”
唐果顿步,回头笑道:“怎么?不可以?”
“贫僧本以为鬼王大人是不太与常人打交道的。”
玄尘双手合在身前,看着她的目光带着迟疑。
唐果勾起唇角,别有深意地说道:“你说的也没错。”
但饶尹并不是寻常人,她的魂魄不归此间地府管辖,是个特例。
……
七日囚欢:总裁大人别太坏
破除屋内的化煞阵后,玄尘从供桌桌面下摸出了一颗指甲盖大的黑色珠子,珠子躺在他掌心,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唐果见状便直接将那颗珠子拿过来,观察了一会儿,唏嘘道:“若真是邪修,倒是有些真章。”
“这是什么?”
玄尘对邪修并不了解,他才一百来岁,他出生后邪修面子里子和裤子早就被鬼王给扒得一干二净,恨不得天天缩在地下不见天日。
唐果掂量了一下,撇着嘴道:“定魂珠。”
“定魂珠是做什么的?”玄尘忍不住多看了那珠子两眼。
唐果:“定魂珠的作用多了去,这玩意既可以收纳鬼魂野鬼,放在神魂不稳的人身上,又能起到定魂安神的作用,当然,还能压在聚阴阵和化煞阵等一些阵法中做阵眼,就是不太容易炼成。”
唐果知道玄尘和常清都不太懂这些,便说得十分细致。
“定魂珠原本是夜妖的妖丹,夜妖生于黑暗,且寿命短暂,犹如蚍蜉,朝生暮死。能够成精的夜妖都藏得很深,他们也从不靠近人类,所以即使是妖族也很难捕捉到夜妖。想要炼制定魂珠,需要修炼五十年以上的夜妖妖丹,抓到夜妖后将其妖丹剥离,然后将夜妖妖躯放进炉鼎中炼化,辅以幽冥草,再与妖丹熔炼成定魂珠。”
常清头皮发麻,双手抱着脑袋,惊声道:“好残忍。”
唐果侧目浅笑:“这就残忍了?”
常清被唐果目光看得发毛,反问道:“这还不残忍,如此手段,是乃邪道。”
“你这句话说得倒没有错,的确是歪门邪道。”唐果认可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夜妖初生时蒙昧混沌,都是凭借本能活动,只有上百年的夜妖才能开启神志,百年以上的夜妖也更不好捕捉,所以自几百年前了我将邪道差点儿灭门后,就再没修士敢逮着夜妖薅羊毛了。如今夜妖一族已然繁盛,没想到竟又有人开始打起夜妖的主意了。”
玄尘看着那颗黯淡无光的珠子,只觉得诡异万分,似乎能吸收所有光泽,引诱着人用手去触碰。
常清也好奇的伸出指尖,唐果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龇牙道:“不准碰。”
常清委屈地鼓起两腮,跟只河豚似的:“为什么?小师叔都能碰。”
“你小师叔差一步就元婴了,你才什么修为,炼气都还没有大圆满。”唐果一脸凶狠,训斥道,“就你这道行,摸一下定魂珠,魂魄给你吸进去。”
常清往后跳开,瞳孔地震,震惊地抱住玄尘的袖子,仰头问道:“小师叔,真的吗?”
劣妻
玄尘犹疑了些许工夫,不太确定,但是他的确感觉定魂珠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很不友善。
“你最好不要碰,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玄尘如实说道。
唐果将定魂珠丢进荷包里,捏了一道鬼气擦过掌心和指尖,抬头将供桌上的酒坛抱下来。
一只穿着红肚兜的小鬼从坛子里钻出来,慢悠悠地飘到她面前,团着胖嘟嘟的双腿问道:“你动本大人的房子做什么?”
天才保鏢 梵帝森
唐果右手抬起,对着他脑门就是个脑瓜崩,将小鬼弹到了墙上,咧开嘴问道:“给你一个重新发言的机会。”
小鬼:“……”
想哭,多大只鬼了,还欺负个崽崽。
唐果看着小鬼将小嘴撅成葫芦嘴,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眶里慢慢蓄积了两包眼泪。
她立刻握拳威胁道:“你敢哭一下试试,哭一声打你一拳。”
小鬼:哇呜!崽崽真是太难了。
……
玄尘看着一大一小的两只鬼,都幼稚得不像话,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忍直视。
常清有些同情那只小团子鬼,但是他也不敢在鬼王大人面前帮他说话,所以……眼不见为净吧。
于是,常清有样学样儿,转了个身,站在玄尘旁边看着门外的木兰树。
兴许是村子阴气太重,门庭前的这株木兰长得并不好,树干光秃秃的,也没有树叶,只在枝头憋了四五个花苞,只有向南的枝头上那朵木兰花撑开了花伞,而地上是零零落落的花瓣,看起来很多花还没开就匆匆谢了。
真是处满目荒凉的庭院。
“好了。”
唐果走到两人身边,双手撑过头顶,伸了个懒腰。
“你要不要给屋里那两位念念经,去去晦气?”唐果偏首问道。
361度絕殺 楚鳳鳴秋
玄尘看向常清,冷硬地驱使小师侄:“常清,你去。”
昏君逼我玩宮鬥 羊駝萌萌
常清委委屈屈不敢反抗,鼓着包子脸应道:“是。”
……
“要不要出去走走?”
唐果不想待在这院子里,没什么好看的风景,一放开感知就是三个气息沉沉的活人气息,还有让她不太舒服的驳杂阴气。
玄尘点了点头:“去哪里?”
“我想去宋烨梁家附近看看,既然他们要成亲,回来肯定是要祭祖的,估计不会那么安宁。”唐果淡淡叹了口气。
这二位的婚事多半是举办不了的,女主和男配这组合,如果不是反套路剧情,基本没结果。
玄尘发现她表情异常复杂,但没有追问,只淡淡道了声:“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