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lrx精彩都市异能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ptt-第260章 翻臉分享-up2e9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袁圆圆没有看她们的表情,继续自说自话。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在那次失去孩子的同时,我也是去了永远做妈妈的机会。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李飞扬,可是你就像个小太阳一样照得我暖洋洋。
我喜欢被你呵护的感觉,也喜欢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都有你在。
我之前去红浪漫上班,主要是因为活着没有意思。我承认自己自动甘堕落,不过我也希望能捞点快钱。我急需要改善我自己的条件,越跟你在一起,我越觉得自卑。”
她说到这里,呜咽起来。
李飞扬一直处于懵逼状态,他嘴张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跟不知如何面对这个残破的袁圆圆。
如果她如她的名字一样事事圆满该有多好!
可是这就像梦一样,给了他一颗甜枣,又打了他一巴掌。
他心疼。
不知道为自己心疼,还是为袁圆圆心疼。
车里的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秦朗和奚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袁圆圆突然推开车门走下去,门被猛地关上那一刻李飞扬才从懵逼状态清醒过来。
“圆圆。”
李飞扬赶紧下车追出去,就在李飞扬就要抓住袁圆圆的时候,袁圆圆猛然间朝路中央跑过去。
这是一辆大卡车来不及刹住闸,袁圆圆被撞飞在半空中,然后呈抛物线掉在地上。
花式宠徒之邪帝慢点撩
鲜血汩汩流出,李飞扬还没反应过来。
所有的车都停住了。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李飞扬慢慢地走向袁圆圆。
袁圆圆双眼圆睁,不断地吐血。
李飞扬把她抱起来,“圆圆,圆圆?”
“你给我说句话,我不嫌弃你。真的,我一点都不嫌弃你。不管你是怎样的人,我都喜欢你。你起来我们马上就结婚,我爱你,圆圆。
我是真的很爱你,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好过日子。”
婚婚欲睡:前夫,請簽字
李飞扬泪如雨下,袁圆圆的眼角滴落一滴泪,轻轻地合上了眼。
她的嘴角还能看见一丝浅笑。
秦朗和奚晨也跑了过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袁圆圆就这样在李飞扬怀里垂下了手臂。
七月薔薇 樸瑾希
李飞扬慌了,“圆圆,圆圆,求求你,你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我把婚房都准备好了,你死了,我去哪儿找你。我想你了怎么办?”
袁圆圆再也不会回应他。
好也罢,坏也罢,袁圆圆这一生太不堪,可是现在她解脱了。
她再也不会因为乌七八糟的事伤心难过。
被堵在路上的车已经不停地按喇叭。
刺眼的车灯照亮了这个惨白的世界。
李飞扬把袁圆圆抱起来,才发下她这么轻,这么瘦。
她一直那么腼腆,李飞扬发现自己都没有好好看过袁圆圆,却被她独特的气质吸引。
李飞扬往前走,秦朗和奚晨就在后面跟着他。
生怕他也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他知道李飞扬重情重义,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爱袁圆圆,爱到了骨子里。
李飞扬强撑着一口气把袁圆圆放在公园里的石椅上,此时公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灯却亮堂堂地让人看清每一个地方。
李飞扬就这样不错眼珠的看着袁圆圆。
無敵全能打臉系統
这是袁圆圆陪他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再也没有这样的独处机会。
奚晨从路边买了两件衣服,一件给伤心欲绝的李飞扬,一件给没有生气的袁圆圆。
奚晨给冷清悠打了电话,冷清悠和燕厉寻马上安排了殡仪馆。
这也算是对袁圆圆最后的仁义了。
李飞扬亲眼看着袁圆圆从一个完整的人,变成一捧灰。
他还给袁圆圆买了一块上好的墓地。
石碑上刻着:爱妻袁圆圆之墓。
李飞扬的深情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秦朗拍了拍李飞扬的肩膀,“兄弟节哀,你为她做得够多了。”
李飞扬摇摇头。
他再也不是那个能说会道,热情洋溢的李飞扬。
一夕之间,他好像成熟了很多。
燕厉寻给他放了半个月的假,他这个状态调整不过来,肯定也无法工作。
跟踪燕明棠的事,他直接交给了程俊和孟追。
燕明棠分裂燕厉寻和燕厉诚的事又有了新的进程。
燕厉诚和耶利亚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之后,人气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更加高。
网上议论纷纷,都在说燕厉诚重情重义。
耶利亚和燕厉诚男才女貌,是天生的一对。
而她们两个也光明正大的出双入对。
燕厉诚明面上已经跟燕厉寻渐行见远。
这天所有人都在燕家公寓。
“燕厉寻,你到底是不是我哥,人家都是当哥的帮衬弟弟,你却让我自己自生自灭。我不管这个家也有我的一半,公司和所有财产都有我的一半。”
燕厉诚像发了疯一样对燕厉寻大喊大叫。
超级异类
鬼眼道士
燕厉寻阴沉着脸,额头上青筋暴起。
要不是冷清悠拉着他,他已经冲了上去。
“阿诚哥哥,你和大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大哥对我们可不错,我们不能忘恩负义。”耶利亚拉着燕厉诚的胳膊劝道。
冷清悠也板着脸说:“阿诚,摸着良心说,我和你哥哥从来没有亏欠过你。你不要仗着现在有点名气了,便跟我们唱反调。”
燕明棠和燕明慧对视一眼,她们已经憋笑憋的很久了。
终于等来了这一天,终于看到她们吵起来了。
越吵他们越高兴。
“我以前不计较,是因为不知道燕家的家也有这么大。你们也真够可以的,把我待会来就是养成花瓶供着吗?
实话告诉你们,我也要这份家业。你们不给我就是对不起我。”
燕厉诚越说越来劲,只把燕明棠看得心花怒放。
“阿诚哥哥,你少说两句吧。我们现在这样挺好,吃喝不愁。也没有什么负担,你看看我现在都比在燕来山的时候,白了不少也胖了点。”耶利亚捏了捏自己的小脸蛋。
“耶利亚,男人们说话哪儿有你说话的份,离远点。”燕明慧不屑地撇撇嘴。
耶利亚被她这么一说,立马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