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cqc好看的玄幻小說 生活系大佬 愛下-第十一章 兩小時讀書-7772o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夕阳,猎场,那道沟。
高低起伏的声浪,源于身子的碰撞。
觉醒后的第一战,孙凌宇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
“嗷嗷。。”
天知道一只兔子为何会这么叫,反正孙凌宇听到的就是这样。
“砰,砰,砰,砰。。”
右钩拳,接右勾拳,再接右勾拳,再再接右勾拳。
显而易见,右手是孙凌宇的,咳咳,惯用手。
“老公加油,老公棒棒哒,老公小心。”
草草提好裤子,攀在沟沿的白白,高喊道。
“嗷。。”
“砰。。”
一人一兔,你一拳我一脚,打得火热。
或许是加了道叫做爱情的buff,攻势凌厉的孙凌宇,一整套拳法使得是行云流水,舞的是密不透风。
“。。。”
大概半小时的样子,兔子应该是踢累了,没再嗷嗷叫。
天快黑的时候,也不知被踹了多少脚的孙凌宇,总算将兔子压在了身下。
“砰,砰,砰,心在跳,砰,砰,砰,血在烧。。。每一拳,都是老子的轻狂。。。。”
沙包大的拳头,暴雨般落下。
迎着风的孙凌宇,吼着歌,捶着兔,轻狂没看出来,疯狂,到是有了。
“一只兔子都能打出BGM,你确定这家伙的后遗症不是降智?”
长裙,皮草,高跟鞋。
几百米外的高地,林凝无语的扶着额头,怎么也没想到,孙凌宇的第一战,打了个近两个个小时不说,对手最大的死因,居然是因为累的。
“呵呵,他没有一点搏击经验,全凭本能,打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林凝身侧,手拿望远镜的林红,笑着说道。
“地上那么多石头不用,赤手跑去跟一敏捷系的兔子对轰,你管这叫不错?”
回想起先前的战斗,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真心为孙凌宇的智商感到捉急。
“额,对哦,他为什么不拿石头砸?”
林红挠了挠头,显然也发现了问题所在。
“我怎么知道。你记一下,回来给他找个格斗老师,就他这么个打法,真是白瞎了那两样特殊能力。”
林凝撇了撇嘴,事实证明,那些才觉醒就牛的不要不要的主,也就小说敢那么写。
“是挺浪费。他刚至少被踹了几千脚,还跟没事儿人似的。”
拿过记事本,林红一边记,一边说。
“那是对手太弱。”漫不经心的扫了眼系统,林凝接着说道:“刚才的战斗你怎么看,我说的是孙凌宇。”
“孙凌宇的弱点很明显,这兔子也就是失了智,换只带点脑的,跟他打迂回,就他那速度,一点脾气都没有。”
看了眼手中的战斗记录,林红抿了抿唇,分析道。
“这不是问题,后面给他找个速度快的坐骑就是。”
想到系统新出的培养界面,林凝尴尬的笑了笑。
前面之所以不让林红去查这只兔子的来源,原因就在这。
“除了身法,基本也没什么了。”
林凝的表情,说变就变,林红挠了挠头,疑惑道:“你这么关心他,是准备培养他?”
“我之前让你关注的大逃杀,还记得吗?”
林凝轻叹了口气,答非所问道。
“当然,怎么啦?”林红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莫斯实际是大逃杀的奖品,并不是漂亮国研发的病毒。”
抬手点了点眉头,林凝抿了抿唇,接着说道:“我这里有介绍,大逃杀的规则改了,多人组队制。”
“多人组队?类似你玩的王者荣耀?”
瞬间反应过来的林红,惊讶道。
“具体不清楚,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你们不能上。”
冥冥中有种预感,大逃杀的出现,八成和系统有关。
不等林红发问,林凝咬了咬唇,补充道:“人类是参赛的先决条件。”
“啊?那你怎么办?”
林凝的意思不难理解,意识到问题的林红,脸上挂满了担心。
“我需要怎么办吗?你们不能上,找能上的人就是,”轻笑,耸肩,林凝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的林红,“你这表情,该不会以为我要亲自上场吧?”
“啊,你。。。”
“你什么你,我看你就是小说看多了。我很像那些打怪升级的逆袭主角吗?”
张着嘴的林红,眼睛瞪的老大。
林凝没好气儿的撇了撇嘴,身为顶级势力的族长,这点事儿还要亲自动手,还要势力干嘛。
“嘿嘿,一点也不像,你可比他们漂亮多了。”
没脸没皮的林红,明显是跟那个小萌新学坏了。
果断转过身的林凝,轻哼了声,随着转身的动作,原本落在脚踝的白色裙摆,刹那间,似花开,似蝶舞。
“怎么突然这么香?”
微风扑面,送来缕缕肉香,林凝嗅了嗅秀挺的鼻子,疑惑道。
“是孙凌宇他们,他爱人在烤肉。”
双耳微动,遥望远方,再三确认自己没看错后,林红答道。
“我。。。别给我说他爱人烤的是那只兔子。”
即便再怎么弱,那兔子也是只变异兽,想到仍是凡人之躯的白白,林凝连忙说道。
“那到没有,兔子被孙凌宇埋了。他爱人烤的是头小野猪。”林红说。
“一对神经病,我们走。”玉腿微抬,没走几步的林凝,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你跑一趟,去把我的猪拿回来。”
致沙漏裏的青春 曲林
“啊?”
“啊什么啊,这猎场是我的,那头猪也是。”
“好,我这就去。”
“对了,你行动的时候注意点,别被他认出你了。”
人要脸树要皮,即便是女装,这点节操,林凝还是有的。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白白,看向爱人的眼神,温柔极了。
“老公辛苦了,你先吃。”
“你先,你才是咱家最大的功臣。”
孙凌宇很干脆,熟知爱人性子的孙凌宇,又怎么可能犯这种原则性错误。
“Muma。。。老公你真好,那人家。。。草,老娘的猪呢?”
四大名捕逆水寒 温瑞安
一记长吻,一抹浓情。
刚刚从爱人怀里下来的白白,视线里,除了一堆篝火,哪还有半点烤猪的影子。
“这。。。”
一脸茫然的孙凌宇,表情,是这样的,(懵)
“这姑娘手艺不错,不比你请的那些大厨差。”
前往新家的路上,粉色劳斯莱斯幻影后排,吃的满嘴流油的林凝,由衷赞道。
“是挺不错。夫人,尼尔森博士来信息说,汲取舱的2阶段资料,有被人复制过得痕迹。”
副驾,同样吃的满嘴流油的约翰,一边说,一边探过胳膊,给林凝递了块绣有族徽,质地柔软的粉白双色手帕。
“呵,没记错的话,负责2阶段拼装的是个华裔吧?”
擦过嘴,意犹未尽的林凝轻笑了声,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给林红比了个大拇指的手势。
“的确是华裔,夫人您看起来并不意外?”
林凝的表情,看起来有够戏谑,猜到几分的约翰,不确定道。
“没我同意,他怎么可能在我的地盘,带走我的东西?”
自然而然的将套着丝袜的腿搭上林红的双膝,林凝得意的挑了挑眉,个子矮就是这点好,想怎么躺,就怎么躺。
“所以夫人您是故意的,夫人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汲取舱?”
抬手捋了把精致的八字胡,约翰眯了眯眼,并不觉得林凝是个大度的人。
“聪明,”一记清脆的响指,林凝笑着问道:“汲取舱这种稀缺货,你觉得它值多钱?”
“天价。夫人,这种可以帮人成功觉醒的东西,卖多钱都不贵。”约翰答。
“呵,你先前担心的财力问题,这不就解决了么。”
一声轻笑,林凝咬了咬唇,之所以放任那人将消息传回去,自然是为了割韭菜,为了趁乱捞一笔。
“夫人,华国人才济济,不容小嘘。早先漂亮国那个号称史上最安全的苹果手机,刚进华国不到48小时,就被破解了。”
沉默片刻,若有所思的约翰,说道。
“放心吧,汲取舱本就是个过渡产品,真正起作用的,还是那个暂时不为世人所知的诱发体。”
漫不经心的扫了眼系统有关汲取舱的介绍,林凝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约翰激动的一头撞上了车顶。
“诱发体?夫人的意思是,是。。。”
约翰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兴奋的说都不会话。
不等约翰说下去,林凝直接说道:“你没猜错,这玩意儿目前只有我知道是什么,而且很不值钱。”
“垄,垄断。。。”
“淡定点。最多两年就淘汰的东西,有什么好值得激动的?”
素来稳重的约翰,久久难平静。
林凝弹了弹新换的粉色美甲,如果汲取舱真那么珍贵,自己又怎么可能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两年足够了。夫人,关于出售汲取舱的事儿,交给我如何?”
良久后,总算缓过劲儿的约翰,饱含期待道。
“不瞒你说,这件事我是想交给墨染和叶凌菲的。”
沉思片刻,林凝缓缓抬起头,实话实说道。
“叶凌菲,墨染?夫人,您是有所顾虑吗?”约翰问。
“叶家你知道,没什么好说。那个墨家,藏的可是够深的,”
回想起先前看到的势力排行榜,林凝长出了口气。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想到,在新世界,排名前十的家族势力中,有5家,均来自华国。
“夫人您是想通过汲取舱,提前和两家交好?”
约翰不亏是老谋深算,一点就透。
林凝点了点头,说话时的声音,特意放低了些:“这两家都参加过大逃杀,都拿过冠军奖励。”
“嘶。夫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个神秘的冠军奖励,和新世界有关?”
林凝的表情,看起来有够凝重。
瞬间反应过来的约翰,倒吸了一口凉气,追问道。
“没错,我甚至有怀疑那个莫斯,就是其中一次冠军奖励。”
粉色的美甲轻弹着车窗,林凝蹙了蹙眉,语出惊人。
“上帝。”沉默良久,约翰提议道:“夫人,我们需要跟白金宫联系了。”
“一群吉祥物,有意义吗?”
林凝轻蔑的笑了笑,真心不觉得和那个90多岁的老太太有什么好谈的。
“那边拿过一次冠军,我们或许可以知道奖励到底是什么。”约翰解释道。
“没用,那边不会跟你说实话的。”
回想起林紫从叶家传回的消息,林凝摆了摆手,话题转移的有够生硬,“你说,性别转换这个能力怎么样?”
“性别转换?夫人您是想。。。”
這下真的玩完了 烏傷小叔
“没错。新世界嘛,有人可以力大无穷,有人可以快如疾风,我只是变个男女,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
林凝得意的挑了挑眉,真心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骄傲。
邪神不是人
“额,夫人您有所不知,领地里喜欢您的人很多,您要是突然变成。。。”
“有关系吗?反正我男女通吃,男的不喜欢我,女的喜欢我就是。”
随手撩了把长发,压根不给约翰说下去的机会,林凝直接打断道。
“额,夫人您开心就好。”
“噗。。哈哈。。”
约翰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滑稽,全程默不作声的林红,突然笑出了声。
“很好笑吗?换脚,光逮着一只揉,早晚让你给我揉秃噜皮了。”
尊老爱幼可是华国传统美德。
避免约翰尴尬,林凝俏脸一怒,说话的同时,还不忘蹬林红一脚。
“就会欺负我,你穿着丝袜呢,怎么可能揉秃。。。”
“欺负你怎么了,就老娘这天下第一的美貌,别说是揉脚,就是舔,都有得是人。。。”
“咳咳咳。。。夫人。”
看着后视镜中一副老娘最美不解释的林凝,险些没把自己呛死过去的约翰,无语的扶着额头,不可否认,单论颜值和身材,自家夫人,还是谦虚了点。
“咳什么咳,你有不同意见吗?”
襲花逐月壹刀仙
“没有,夫人您的美貌有目共睹,就像是。。。”
“像是什么?”
“额,我错了。夫人,请看窗外,从现在开始的两小时里,您所看到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条河,每一座湖,每一座山,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栋建筑,每一片海岸线。。。都是您的。”
“呵,才两小时?”
“。。。”